在資訊洪流中慢下腳步/Slow Down In The Powerful Current Of The Information /作者:黃維筳


「  資訊時代下的三次元交流空間

        Communication space in the real world in the information age.   」


關於資訊時代
生活層面上,因為科技的進步,增加訊息資料流通的速度,也減少了取得資料的難度。
因此在此時代,每個人都有能力取得龐大的資訊量,以及可以隨時取得資料。換言之,此時代取得資訊的難度降低,其方便性增加。

「慢」是一種相對概念,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,我們每天被無數的資訊追趕著,在這講求快速與效率的時代,我們是否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步調?

萬物總是一體兩面的,網路科技亦然。
資訊時代的到來對於我們是助力或是阻力?

身為網路原生世代的我對於資訊時代產生了各種的思考,藉由各種不同的空間交錯
表達對於資訊時代的想法,希望創造一個能讓不同群體的人們在此交流的空間。


 


數位原生時代的人們生活在一個資訊發達、資訊傳遞快速的時代,但UCLA孤單量表中,數位原生世代卻是最孤獨的世代。透過網路我們可以與更多人交流,可以更快速的交流,透過自己的興趣、專長,尋找自己的群體、歸屬感及成就感。人與人交流聯繫的關係

我認為主要可分為三種,最不直接、有隔閡的網路,最為直接的面對面交流,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電話,有位數位原生時代的媒體工作者在採訪中提過:「希望有一天我能鼓起勇氣叫PIZZA。」,這個世代即使孤獨但還是希望能與世界產生交流。



網路世代還產生了打卡文化,在這個可以透過網路完成所有生活所需的世代,打卡文化讓人產生移動的行為及目的。打卡文化為一種自我揭露行為,透過內在動機及外在動機讓人打卡,並以此產生或是維持凝聚型、延伸型社會資本。

以此我觀察關於這個世代的人們對於「交流」的想法及關係,透過觀察將交流分成三種對象,一為人與大眾(公眾)的交流,二為人與群體的交流,三為人與個體自己的交流,也就是學會與自己獨處。透過這三種交流對象,利用三種不同的設計手法將建築物設計三種不同交流空間,最低樓層希望能增加西門町的大眾交流、停留的空間,讓動線及交流空間在一至三層交錯,並將店鋪放入之間的縫隙,中間樓層為群體交流空間,為電影餐廳,利用錯層將大空間打碎成小空間,讓群體於此群聚,高樓層為獨處空間,為二輪電影院,並透過電影廳的高低差,讓人可以在廳與廳之間活動。

Author:

Type:大五(畢業設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