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度傳遞所/The Station Of Transfer Emotion /作者:張喆瑩


 

「重新思考現代郵局空間機能的可能性
    Rethinking the possibility of modern post office space function」

「   既使急躁如我筆跡潦草、想說的話趕不上書寫的速度,但因為筆跡有我的性格 、我的執念,於是你無論如何面對,我只求問心無愧。 」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張曼娟《當我提筆寫下你:你就來到我面前》

從古至今書信是人類彼此溝通的重要工具之一。現在科技發達使得我們彼此只要按下一個按鈕甚至是對著螢幕講話,就可以將訊息傳送給對方。表面上的零距離,卻使大家漸漸疏遠了我們真正的感情,我們不再像從前頻繁的與身邊的人接觸,取而代之的是一臺又一臺冰冷的機器。

走進郵局會發現現代郵局空間還是相當昏暗,且缺乏書寫的空間,大多數人都是站落於各個角落。因此我想重新思考現代郵局的機能,提供能夠書寫信件的空間,寄出我們的情感,傳遞我們的思念。 


在資訊爆炸,凡事講求效率和速度的時代背景下,紙本信函的寄件率逐年下降,人們不再寫信是因為生活步調快速,人們沒有時間也無法放鬆下來好好寫一封信,再來現代通訊軟體方便,透過手機就能夠在短短幾分鐘內輕鬆地和世界各地的人聯繫,訊息越來越講求即時性,再加上現代寫信已經很少人會回信,寫信的樂趣大大減少。

 




在這樣的背景下所造成的影響,人們過於依賴科技,人與人之間雖然交流迅速方便,但一種人的溫度感卻減少了,心的距離越來越遠,人們耐心減少,希望可以獲得所有立即性的回覆,訊息也偏向娛樂性質的傳遞。





在現代為什麼還有人願意寫信呢?在這個間就是金錢的世代下,好好坐下來寫一封信所表達的情意更深厚,也因為坐下來了,心靜下來了,可以很好控制對話,把自己真正想說的話表達清楚。寫信時所留下的筆痕、修改痕跡也展現了個人風格,這是版面乾淨的電子郵件無法呈現的人的溫度,而當你收到一封信,從郵筒取出、拆信、閱讀中間會有很多移動、步驟,讓閱讀訊息前有儀式感。



我開始進入郵局發展的研究


以前單純藉著信件傳遞訊息,郵件的傳遞量是相當龐大的,最早的台北郵政總局甚至高達8000m2的容積量。後來隨著科技人們漸漸改變訊息的傳遞形式,從傳統的紙本郵件逐漸變更成電子訊息,郵遞量大幅降低,郵局所需的空間也就減少了,從獨棟大樓慢慢轉變為兩層樓的透天,或是演變成與住宅共同使用的建築。



進入基地選擇前,我發布了一個問卷,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現代仍然有寫信習慣多數為旅遊信件,當旅行到達了一個新的地區,所寫下不管是對於自身的紀錄,亦或是對於親友的分享,旅遊信件佔據現代郵遞量占最大部分。因此基地的選擇是以旅遊地區為優先,先撇除郵局分布數量鄉待密集的台北市區,往台北較為郊區去尋找,並且必須符合生活步調緩慢、旅遊熱門地區、靠近公共交通等增加人們寫字意願的條件,最終選擇北投為基地。


Author:

Type:大五(畢業設計)